主页  >>  新宝7注册  >>  正文内容

这部舞台剧 演职人员是来自67个国家的服刑人员
2019-10-26

  他们,来自六大洲,67个不同的国家;他们,走到舞台中央,用上海话唱起“饶舌”,用舞蹈表达心境,用原创音乐、诗歌朗诵、情景动画呈现出一台震撼人心的舞台剧……

  在大墙里,看多国演员出演舞台剧是一种什么样的体验?青浦监狱又为何要策划这样的演出?东方网·纵相新闻走进大墙,为你揭开这部独特舞台剧的神秘面纱。

  “如今,我的心,碎了!”在青浦监狱的舞台上,韩国籍服刑人员朴英道(化名)用略显沙哑的声音唱出了内心的“煎熬”。几年前,现实中的朴英道因盗窃罪锒铛入狱。在舞台上,朴英道本色出演了自己。“那时,我的内心有个心魔不断困扰着我。”

  朴英道演唱的歌曲名叫《冬日祭奠》,是青浦监狱爱生艺术团的原创作品。从歌曲到歌词,八监区监狱民警兼艺术指导王胜逻反复打磨了近1个月,“不仅要有中文的内涵,还要和韩语词调配合。目前这版听上去,还有点韩剧主题曲的味道。”

  王胜逻告诉东方网·纵相新闻记者,《冬日祭奠》是青浦监狱原创舞台剧《心梦》第一幕的配乐,以春夏秋冬四季为主线,寓意服刑人员的改变。而“冬日”象征着冰冷而又肃杀的过往,服刑人员所要“祭奠”的正是过去那个罪恶的自己。“所谓心梦,在第一幕中想要表达的是服刑人员的过去都有一个‘幻梦’,但是如今被现实所打碎。”

  同样“梦碎”的还有喀麦隆留学生穆萨(化名),2年前,在上海某大学就读的穆萨因贩毒被判入狱。面对镜头他低头忏悔,“我对不起中国法律,更对不起中国人民。”

  台上的穆萨,用他独特的民族舞蹈诠释着非洲大地的热情与欢快。然而,很长一段时间里,他都没有机会再回去了。穆萨告诉东方网·纵相新闻记者,这两年他过得很痛苦,“我不敢告诉父母家人,因为我做了不好的事。”

  然而,舞台却给了穆萨一次“重生”的机会。“我从没想到自己还有机会跳舞,唱歌,朗诵。”穆萨告诉记者,“演出让我懂得什么是规则,什么是规矩。”

  “我们虽然不是一个专业艺术团,但每个细节都在用专业标准要求自己。”王胜逻介绍,《心梦》是爱生艺术团的原创舞台剧“心之三部曲”的其中之一。目前,青浦监狱正在或已经排练完成的《心狱》、《心路》、《心梦》三部作品,得到了包括上海戏剧学院等专业人士的广泛认可。

  贩毒的菲律宾音乐家,走私的意大利企业家、造假的美国人,抢劫的尼日利亚人……一连串触目惊心的演职人员名单,留给青浦监狱的是管理上的难题。

  据青浦监狱八监区监区长丁霓介绍,八监区历史上,共关押过67个不同国家的服刑人员。目前,八监区仍然关押着来自六大洲、45个国家的外籍服刑人员。

  “这些服刑人员的地方语言、生活习惯、宗教信仰都是存在明显差异的。”丁霓向东方网·纵相新闻记者坦言,“不同于中国人,不少外籍服刑人员个性张扬,给管理增加不少的难度。”

  为此,八监区着实动了不少“脑筋”。他们不仅安排了多位能够英语会话的民警参与沟通协调,还在监狱范围内寻找了一批擅长“小语种”的服刑人员与外籍服刑人员同住。

  丁霓说,这样的管理举措在服刑人员中得到了出乎意料地认可,“八监区无意中成了墙内的英语角,可以免费练习英语口语。不仅如此,有的外国服刑人员甚至还流利地说起了中文。”

  “五大改造要记牢!”舞台上,一位来自中国的服刑人员,用一口流利的上海话演唱着一段说唱。身旁八位来自不同国家,不同肤色的服刑人员,用“正宗洋泾帮”的上海话共同携手演唱着。

  “服刑人员的国家不同,语言不通,但我们相信艺术是没有国界的。”在丁霓看来,虽然八监区的服刑人员来自五湖四海,但对于“美”的追求却不尽相同。“我们希望在艺术改造的过程中,他们能更好的理解中国文化,了解海派文化。”

  “艺术改变自己,艺术感染他人,艺术回报社会。”用青浦监狱副监狱长徐纪兵的话来说,艺术是一座桥梁,连接起不同国家的服刑人员,追求共同的目标,演绎不同的自我,发现真善美,追求新生。这也是青浦监狱设立艺术团的“初心”。

  “创作《心梦》,我们的理念就是‘中国梦改造我的梦’。”徐纪兵告诉东方网·纵相新闻记者,“服刑人员扮演角色就是艺术矫治的过程。通过切身体验,情景演绎,他们提高的不只是艺术的表现力,更是塑造了全新的价值观。”

  “我热爱中国文化,虽然以前做了错的事,但我希望能用自己的表演,警示更多的人。”大墙内,艺术“零基础”的穆萨已出演了多部舞台剧。而他也把这些演出的经验归纳为一个自我救赎的过程,“外国人来中国,必须要尊重中国的法律,尊重中国的人民,做好事,做好人。”

  目前,青浦监狱将《心梦》的定位为大型“音舞诗画”剧,即结合了音乐、舞蹈、诗歌、动画的舞台剧。而这部震撼人心的“音舞诗画”剧即将在不久的将来在大墙内进行“公映”。

  “事实上,我们艺术团所追求的并不只是一部部剧。”徐纪兵表示,“在我们看来,最好的作品还是服刑人员本身。”

推荐阅读

推荐阅读